棄公入民的老師,幹得更好,錢卻更少
  民辦,不能輸在起跑線上
  本報記者 張苗/文
  本報記者 俞躍/攝
  陳海偉/製圖
  每個女人的衣櫃里,總少一件衣服。這句流傳很廣的話,在徐玲玲身上似乎並不適用。
  “整天在工地上風吹日曬,把人都吹老曬黃了。”徐玲玲說,每次打開衣櫃,翻來翻去就那麼幾件衣服。
  這不能怪別人,閨蜜們最不喜歡和徐玲玲一起逛街,因為她總是“直接走到要買衣服的店里,直接買下來”,一點逛街的樂趣都沒有。
  星座書對摩羯座女性的描述,似乎很能體現徐玲玲的性格——具有建立專業能力的企圖心,能夠接受耐心的磨煉,擅長處事並認真負責,喜歡規劃可行目標,全力完成。
  2000年,會計專業畢業的徐玲玲,隨家人離開了家鄉紹興來到永康。一開始做工程資料員,隨著公司業務擴大,她又被安排到了技術部門。
  從文科轉變到工科,難度可想而知,但徐玲玲想的是:“既然這麼要求了,那我就認真學吧。”
  啃書、做題、考試、實踐……徐玲玲考出了建築專業高級工程師,在搞土木工程的男人堆里,成了一道風景。
  這個曾希望自己成為office lady(辦公室女郎)的姑娘,拿起圖紙、換上運動鞋,一頭扎進工地。這些年來,她接觸最多的,就是外來務工人員,為他們發聲,被徐玲玲當做己任。
  “寵辱不驚,看庭前花開花落;去留無意,望天上雲卷雲舒。做個率真自然的自己,保留一顆平常平淡的心靈,去面對一切。”在微信朋友圈裡,剛剛度過35歲生日的徐玲玲這樣寫道。
  今年兩會她關註
  “民二代”的教育公平
  徐玲玲的一位朋友,40多歲,以前在公辦小學教語文,後來辭職了,跳槽到一家民辦小學教書。
  為什麼要做出這個舉動?
  “他說在公辦學校,條件比較優越,沒有為教育事業做一些事情的衝勁了。”另一方面,公辦學校在教學上的探索活力並不明顯,“都是為了考試成績。”
  朋友跳槽後,工資待遇低了很多,“具體數字他也沒說,但是五險一金的基數已經相差很多了,工資待遇也差了不少。”
  不過,在民辦學校,徐玲玲的朋友找回了教育的激情,“上課模式,他就在用自己想用的方式,連教科書都可以自己來選擇。”
  這件事,對徐玲玲觸動很大。作為大多數外來務工者子女的唯一選擇,民辦學校硬件差、待遇差,教學質量無法保證,像她朋友這樣的“棄公入民”的優秀教師,更是鳳毛麟角。
  “我朋友這樣的老師是極少數。公辦老師和民辦老師的收入差距很明顯地擺在那裡,待遇好的公辦學校容易留住好的老師,同樣都是教書育人,待遇上能不能不要差別這麼大?”
  徐玲玲說,她自己也是外地人,有個12歲的孩子,又每天和外來務工人員打交道,她深切地感受到,“民二代”面臨的教育問題,有多麼難。
  “好的教育資源大都在公辦學校,外來務工者的孩子想到公辦學校讀書,要在當地繳有6個月以上養老保險,很多外來務工人員每天工作很累,對這些事情根本不會上心,不會註意,孩子沒法享受到更好的教育資源,以後會更加吃力。”
  在徐玲玲看來,讓公辦教師和民辦教師在待遇上縮短距離,就得靠政府的政策引導與傾斜。
  “以前做企業,沒有文化也行,只要敢闖敢做,總能打拼出來的,現在已經不是那個年代了,要改變命運,只能靠教育。”
  去年的兩會建議
  在永康與金義都市新區之間修一條快速路
  去年兩會,是徐玲玲第一次以省人大代表的身份參加兩會,她附議了永康幾位代表共同的議案,內容是關於金義都市新區與永康間修路的。
  金義都市新區對於金華大市來說意義重大,是位於金華和義烏中間的新城區。
  徐玲玲與其他的代表們覺得,應該在永康與金義都市新區之間修一條快速路,打開交通“任督二脈”。
  在去年的省兩會後,“金義永線”項目很快進入了金華市公路水路交通運輸“十二五”規劃,按照規劃,起點金義都市新區03省道,終點永康外環快速路(330國道附近),這也是連接永康至都市新區和義烏最近的一條快速通道,也是武義縣與新區對接的快捷通道。
  這同樣也是讓金華各縣市區之間形成四通八達“一小時經濟圈”的道路,在規劃後不久便進入了正式實施階段。
  對今年兩會的期盼
  我是第一次當省人大代表,希望在任期內看到我提出的議案、建議能一步步實現。比如民辦和公辦學校的教師待遇差距,如果在我們的推動下在幾年裡解決,就太好了。
  (原標題:民辦,不能輸在起跑線上)
創作者介紹

boat

hl24hlkx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